manbetx报道:

  学生正当性膨胀!觉得天然正确,忘记运动有代价!

  梁文道:讲到从众心理,这回就有个现成的例子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有一天香港有记者去采访那些在台湾立法院守着的学生,就问 他们说你们有多少人是反对整个服贸协议?有多少人是觉得协议没问题,只是现在审议方法不对?因为现在学运已经被激进派主导,他们是不管什么东西全部都取消 撤回去。全部人都举手:“我们反对”,然后有一个女孩怯生生的说:“其实我不是很反对。”我就有点担心了,她说她反对的是现在政府通过协议的方法,这是个 少数派声音,但这个少数派声音可能本来不是那么少数,但是就在运动激进化之后,它会变少数。我看这些年轻孩子,我会有同情心,因为我过去很喜欢搞运动。

  窦文涛:文道也是香港的街头运动家。

  梁文道:搞运动的人的确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你站在街上,街上其实只有几千个人,你拿着麦克风,明明知道这只是几千个人,其实还有几百万人没在这儿,但那一 刹那你会觉得我们就是人民,是看得见的人民。街上站着坐着一起喊口号,所以搞运动人心里面有种人民的臆想,他口口声声说出来的话,我们人民怎么样,我们人 民怎么样,然后满脑子想的就是我们在场的就叫人民,这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有种天然的正当性,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,而这种正当性很奇怪,当然也看不同的社会水平。

  这一次运动让我觉得台湾这个社会挺有意思,这几天行政院那边被清场之后有些学生们哭,就骂,骂什么呢?他不是骂警察不是骂政府,他骂所有的成年人, 他骂电视机前的观众,说我们在为你们守护民主,你们在干吗?正当性膨胀到这个地步,他觉得你们不来就是你们错。我有些朋友教书在台湾,他说学生们很有意思。现在学生要罢课,他们就问老师:“老师我们不来上课,你不会处分啊?”一听这话我们都笑翻了,搞运动的孩子你没有想过要付出任何代价,你没想过自己会被打会被抓,你甚至连觉得我不来上课老师都应该允许。什么叫罢课?罢课意思就说我不来上课你不给我分数我不及格我全接受,运动是有代价的。

 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hp?v=282638395233124

  Facebook Comments